费雁君保险网

新华保险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2020年全球保险市场两成增长将源自中国

2020年全球保险市场两成增长将源自中国

2020-02-05 18:01:02 分类:保险知识    

  “鉴于中国变化的日新月异,充满机遇,我总是很期待每次的访华之旅。虽然那些地标性建筑物依然如故,但许多主要城市,如北京的面貌则次次不同。”

  自2004年获任命为慕尼黑再保险公司(下称“慕再”)全球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以来,Dr。 Nikolaus von Bomhard已赴华访问八次,中国已成为其年度差旅日程中的例行项目。

  Bomhard说,对于慕再而言,中国是一个日益重要的市场。慕再已将集团业务的三大主要领域——再保险(寿险和非寿险)、直接保险(安顾保险)和慕尼黑健康险带到中国。

  在历次的中国之旅中,他通常会特别拜会客户和监管机构,并总是抽时间尽可能多地与中国区员工相聚,讨论他们的想法和关切,了解他们的成功与面临的挑战。“我深信就保险业而言,给员工以支持、倾听他们的想法、为他们提供培训至关重要。”

  自1880年创建以来,慕再迄今已有超过130年的发展历史。就再保险业务而言,其在亚洲业已经营百年;五十年前,慕再开设了香港分公司;2003年,成为第一家获中国保监会核发全国性综合业务执照的国际再保险人。

  不过2011年,这家百年老店也在亚太市场“损失惨重”——单为自然灾害就支付了40亿美元的索赔。严重的地震(日本海啸等)和天气有关的灾害造成全球总体经济损失约3800亿美元,其中约2700亿美元来自亚太地区;保险损失超过1000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也几乎有一半来自亚太地区。

  虽然2011年因自然灾害而造成创纪录的经济及保险损失,但2012 年前9个月内的情况还算温和,直至“桑迪”风暴突袭美国东海岸。但慕再表示,现在估计保险损失还为时尚早。

  自然灾害是慕再再保业务的重要一环,而事实上,中国也是自然灾害高发的国家之一,慕再一直与中国的监管机构、客户和教育机构密切合作,就中国自然灾害议题进行讨论并提出建议。在慕再看来,鉴于中国加强保障覆盖的迫切需要,建设一个全国性的自然巨灾损失保障和出资体系最为适合。

  保费收入18%来自亚太区

  《21世纪》:欧债危机愈演愈烈,你对欧债危机持乐观还是悲观态度?欧债危机爆发以来,对慕再的影响有多大?危机后慕再的经营方式发生了哪些变化,对未来的预估怎样?

  Bomhard:货币联盟是欧洲一体化进程的组成部分,而这重要一环已为维护和平与繁荣做出重大贡献,可确保欧洲在全球范围内有适当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当前制订政策的过程需要用纪律与决心,来恢复我们的公共财政秩序,以及今后更好地在货币联盟内统一我们的经济和财政政策。欧洲无疑面临着非常严峻的挑战,但是对于实现长期稳定的经济货币联盟这一目标,我仍持乐观看法。

  慕再无法完全摆脱欧元区经济危机的冲击,我们也感受到当前低利率环境以及金融市场近期越渐频繁的波动性和不确定性的影响,但慕再一贯坚持多元化的资产投资以及对资产负债的严格配备管理,我们的战略无需因此改变。

  《21世纪》:慕再目前的收入及利润来源的分布情况如何?来自本土以外市场的业务占比有多少?

  Bomhard:再保险业务在本集团主要的风险资本中占最大比例,而财产意外险在再保险业务中占比最高。按比例,这部分业务亦应当是公司利润的主要贡献。但此项业务的效益会随各报告期内发生的重大损失而波动。2011年录得的因严重自然灾害而造成的损失,在慕再的毛保费收入中,共有七成源自德国境外。

  作为一个集团,成为毛保费收入最高的保险人/再保险人并非我们的追求,成为最专业并最有可取风险回报的企业才最为重要。但是,我们的保费收入确实肯定了亚太地区对于慕再来说日益重要,这一地区保费收入的占比从2009年的11%上升到2011年的18%。

  《21世纪》:目前,拉美和亚洲经济体的增长正在放缓,一些研究机构认为投资高增长新兴市场所带来的风险远比很多公司预期的要高。你怎么看?

  Bomhard:目前,我们正在经历全球性的经济放缓,亚洲和拉丁美洲难以独善其身。这些地区的国家,尤其是中国和巴西,正感受周遭危机对其出口方面的影响,特别是欧元区经济衰退的压力。不过,从长远来看,我们一如继往地期望这两个地区会表现出强劲和持续的增长。

  在涉及投资决策时,还必须考虑诸如政治稳定性、法律确定性和制度发展状态等参数。最近几年,许多市场在这些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而有些国家却不进反退。在决策时,我们必须按不同市场环境而因时因地制宜。

  中国仍是最具潜力市场

  《21世纪》:很多外资保险公司在进入中国之前,都认为这个市场充满机会,似乎遍地是黄金。但真正进入后却发现,情况并不像他们预期的乐观。你对慕再在中国市场的发展现状如何看待?符合公司最初的预期吗?

  Bomhard:任何进入外国市场的公司都需要准备好迎接诸如监管和文化方面的挑战。 就再保险而言,慕再已在亚洲经营百年;五十年前,开设了香港分公司。2003年,慕再成为第一家获中国保监会颁发全国性综合业务执照的国际再保险人。

  中国的再保险市场是一个开放且竞争激烈的市场。我们已经在中国建成一支实力雄厚的多元团队,能够汇集慕再全球各地的专业知识,使之与本地客户的关注点相结合。藉此优势,慕再大中华区的再保险保费收入在2011年达到16.64亿欧元。此外,中国市场在多个领域内亦涌现出了新增长,为再保险人带来不错的前景,例如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以及迅速发展的寿险业务;这些新发展让再保险人可以发挥其潜力,并运用专业经验来支持其直保客户。

  就直保而言,外资保险人在市场渗透率和影响力方面扮演的角色还相当有限。不过,他们将不同的商业模式和源自其它市场的宝贵经验带给中国。

  《21世纪》:慕再下辖的安顾保险公司正在与中国的一家地方国有企业合资设立寿险公司,在目前很多外资股东撤离或减低持股的大环境下,慕再或安顾却采取了进取型策略的逻辑和信心是什么?未来有哪些打算?

  Bomhard:慕再旗下的安顾保险已经获得在中国设立合资寿险公司的资格,但其深知市场环境对外国参与者而言尤具挑战性,而且部分外国/本地的合资企业已经改变合资公司运作模式或撤离这个市场。但是与此同时,安顾自信其技术和专业经验以及创办人寿保险企业方面的国际专业知识,已为其在中国市场取得长期成功奠下了夯实基础。安顾选择了集中全力突破山东省市场这一方式,那里是中国第二大人口的省份并在最近几年出现了强劲的经济增长。此外,山东省拥有大批合格的金融服务和保险人才。

  《21世纪》:经过若干年的发展与观察,慕再仍旧对中国市场充满信心吗?

  Bomhard:近些年来,中国保险市场一直高速发展,并将在未来继续提供巨大的成长潜力。所有经济参数都表明,从长期来看,中国仍将是对保险业界非常具有吸引力的市场,而且国内保险公司的经营也十分成功。同时,私人保险正越来越多地被视作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要补充元素。

  不仅如此,中国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和谐的社会。这意味着,城市和农村地区之间的均衡发展,亦可能为私营保险公司带来更多新的机会。例如,政府的目标是扩大在农村地区的社会福利保障的覆盖面,并已开始在社会福利保障中引入私人保险。

  总体来说,中国的再保险和保险业务是慕再的一个最具增长潜力的市场。我们预计,到2020年保险市场在绝对数量增长的45%将源自亚洲,而当其中更有约20%源自中国这单一市场。

  中国需建巨灾保障体系

  《21世纪》:中国严格的偿付能力监管制度,加上资本市场的持续低迷。众多中小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持续吃紧,最近一两年,连大型上市公司也出现偿付能力下降的趋势,这给再保险公司创造了新的业务机会,对此慕再做了哪些安排?

  Bomhard:优秀的风险管理极其重要。通过精准地将资产与负债相匹配,调整谨慎的保险产品策略,以及主动进行资金管理,确有可能减弱不利影响。利用风险分散及风险管理手段,我们已为面对经济艰难情况的市场做好应对此挑战的准备,帮助直接保险客户在危机中或配合业务迅速发展需要时,缓解资本和偿付压力。

  借助慕再自身的资本实力及专业经验,我们可在符合监管规定与会计准则的情况下,通过结构化的再保险安排支持直保公司的资本需求,从而确保其可持续增长。我们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市场看到对此类资本需求推动式再保险解决方案的需求。仅就寿险来说,我们已在亚洲处理十多笔类似的再保交易。自2008年以来提供了总额逾10亿欧元的替代支持,而且类似项目正纷至沓来。

  《21世纪》:受灾难频发影响,去年各大外资再保险公司的盈利都出现亏损,今年上半年却扭亏为盈,是受到什么原因的促动?其中提高再保费率的贡献有多大?

  Bomhard:2011年确实是自然灾害频发的一年,保费价格在受灾地区出现大幅涨价。不过,相对去年70%的经济损失来自亚太地区的情况来说,今年上半年的自然灾害损失相对温和。亚太地区大概有200次自然灾害事件,占了全球自然灾害损失事件总数的一半左右,然而,他们只占了约4%的全球保险损失和23%的总亏损。而自1980年以来,亚太地区通常情况会占到18%的保险损失份额,以及45%的整体亏损份额。

  对于2013年的再保续约,我们预见保费价格整体将横向发展。低利率期的进一步持续将支撑各类型险种,尤其会影响那些具有超长尾风险的业务类别,如意外伤亡险的保费价格上涨。

  低利率已在挤压盈利能力,如果同时通胀率超过了利率水平,即实际利率为负,则这种压力会加剧,这已在一些安全港国家的利率曲线呈现,原因是投资收益只能部分补偿赔款因通胀而增加的部分。

  《21世纪》:在帮助中国建立巨灾保险制度上,慕再做了哪些工作?

  Bomhard:慕再一直与中国的监管机构、客户和教育机构密切合作,以就中国自然灾害议题进行讨论和提出建议。在慕再看来,鉴于中国加强保障覆盖的迫切需要,建设一个全国性的自然巨灾损失保障和出资体系最为适合。这就需要汇集保险人与再保险人的知识与资本,并得到政府机构的支持与承诺。

  我们亦相信,随着中国新偿付能力制度的逐步出台,本地保险人会更多地关注自然灾害损失情景下的资本耗损。在这方面,我应该强调由于与天气相关的自然灾害日趋频繁,我们预计对自然巨灾解决方案的紧迫需求将会进一步增加。在过去30年中,此类需求已在亚太地区增长了四倍,同时在全球范围内增长了三倍。

相关资讯